欢迎光临陕西师范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   

学院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新闻 > 正文

缅怀名家 | 纪念魏庚人教授诞辰120周年

来源: 发布时间: 2021-11-15 点击量:

阅读提示

魏庚人先生(1901-1991)是我国老一辈数学教育家,1958-1980年担任陕西师范大学数学系系主任,1982-1986年担任全国数学教学研究会首任理事长,代表作有《中国中学数学教育史》(人民教育出版社,1987)等。

1FD70

2021年是魏老诞辰120周年,11月13-14日陕西师范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隆重举办纪念魏庚人先生诞辰120周年暨数学教育学科建设与发展论坛,多位高校数学教育专家学者、教材编辑、教研员参会,共同缅怀魏先生,并开展学术交流。

现经授权转发罗增儒教授撰写的纪念魏庚人先生长文,供青年教师学习参考。文章回顾了魏庚人先生世纪历程、教育人生,缅怀这位勤耕数学教育的学科先贤。文章已发表在《中学数学教学参考》杂志高中版2021年第3、4期。

2F60D

9DBEB

E0FD3

E78FC


E393E

E059B

C83B2

FA3CF

EABC5

0、引言

时间回到30年前,1991年5月,古城西安迎来了规模空前的数学教育工作者,全国高师数学教育研究会(理事长曹才翰)和中国教育学会数学教学研究会(理事长张孝达)要在西安举行年会,包括中学和大学在内的全国各省市数学教育界知名人士差不多都来了,可谓盛况空前。“两个研究会”的议程都预留有一个共同的时间,在陕西师范大学庆贺魏庚人教授90华诞(祝寿会议由“两个研究会”与陕西师范大学三方联合主办)。河南教育出版社为此专门出版了《魏庚人数学教育文集》(张友余主编,参见文[1]),文集中有国务委员兼国家科技委员会主任宋健的题词(图1),有人民代表大会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曾任教育部常务副部长)张承先的题词(图2);有中国数学会名誉理事长江泽涵的序言,有中国教育学会数学教学研究会理事长张孝达代表“两个研究会”所写的贺词;还有魏庚人教授在北京师范大学、陕西师范大学等地工作过的学生或同事赵慈庚、钟善基、曹才翰、李珍焕、朱恩宽、齐越、颜一烟等人的往事回忆与教育思想探析;书后附有魏庚人主要著作、论文目录。

1C4E9

(图1)

10A33

(图2)

祝寿会议当天(5月31号下午),四百五十人汇聚在陕西师范大学联合教室(现名“积学堂”),主席台上摆满了鲜花绿叶、条幅字画和贺信、贺卡、贺电(图3),这些庆贺,有的来自从中央到地方的各个数学或数学教育学术团体,有的来自20世纪20年代至80年代的魏庚人的天南海北学生。会前(1991年4月5日),国家教委副主任(曾任教育部党组书记、部长)何东昌已发来贺信。会议由陕西师范大学副校长宋文周主持,由陕西师范大学副校长李钟善致辞;北京师范大学王树人代表母校送来贺礼——由启功先生题写的条幅:“名高北斗,寿比南山”(图4);中国教育学会数学教学研究会秘书长钟善基代表学生“向老师祝寿”。……老寿星对于领导们、同事们、学生们的热情十分感动,他声音颤抖着向大家答谢:“今天组织了这么盛大的庆祝会,使我既感谢、又高兴,但也很惭愧。感谢的是,对我这样一个一般的知识分子、一个普通教师的生日,竟然如此隆重地来祝贺,实在使我感谢万分。惭愧的是,我虽然做了六十多年的教师,而且自问在工作中从来都不敢有所懈怠,从来都以认真的态度进行教学,但是每当回顾起来,总觉得当时没能使学生得到充分的培养,从而深感惭愧。为了弥补过去之不足,为了在数学教育事业上继续作贡献,我愿在有生之年继续学习和研究,及时地把研究心得奉献给同仁们,及时告诉下一代。”

(图3

C4F0C4F0

(图4)

为什么“一个普通教师的生日”、会有从高层领导到基层群众的普遍关注和高度评价?我们认为,这不仅因为中国有“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而且还因为:魏庚人教授是新中国数学教育学科建设的一个功勋开拓者,是中国数学教育百年发展的一个历史见证人。

三十年后的今天,当初的“数学教材教法”已经发展为跨越世纪的“数学教育学”;众多师范院校和“数学教学论”硕士、博士点正在培养规模宏大的各层次人才,并呈现出“中国道路”的特色与辉煌;2021年国际数学教育大会(ICME-14)首次在中国召开。……饮水思源,时间又春雷般响起那些刻在我们深心的先驱、先哲和先贤,其中,魏庚人及其工作是中国数学教育进程中一个绕不开的存在,在先生诞辰120周年之际,我们仅以此文纪念魏庚人教授和他那见证中国数学教育历史发展的教育人生。


1、数学教育学科建设开拓者的教育人生

魏庚人,原名魏元雄,字庚人,1901年3月13日出生于河北省安国县奉伯村一个五世同堂的耕读之家。1908年,7岁魏庚人在本村念初小,随后到县城住校念高小,由于受到数学和珠算老师的教学影响,少年魏庚人的学习兴趣逐渐倾向数学。  

1.1 两师范寒窗九载 十九年“中教”育人

1.1.1 两师范寒窗九载——专业历练

1916年魏庚人高小毕业,考虑到家庭不富裕,他报考了公费学校,以优异成绩被国立北京师范学校录取,一个与世纪同生的孩子就此开启了与世纪同行的75年师范人生。

五年寒窗苦读,魏庚人各科成绩名列前茅,数学和音乐每次考试都是班级第一;尤其是两次亲历的教学实习,激发了青年魏庚人的教育兴趣,使他萌生起“当一辈子教师”的愿望。1921年9月,魏庚人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北京高等师范学校数理部(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的前身),大步迈进师范人生的大堂。

魏庚人上大学遇到的立体几何老师,是刚毕业一年的傅种孙(1920年毕业留校,后来曾任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主任、教务长、副校长)。傅先生作为当时新生代的数学教师,对魏庚人的在校学习和日后发展都有巨大的影响。记得期末考试,傅种孙的“开卷”考题是《极大极小问题》,试卷用英文印发,回答可用中文,十天后交卷。傅种孙对魏庚人和刘泗滨的解答最为欣赏,便把两份答卷综合成一篇文章《极大极小问题十五则》,于1923年7月发表在《数理杂志》第四卷第二期上(这是我国早期一份较有影响的数理期刊)。1924年魏庚人又与闫镇、刘泗滨合写了《历年国内专门以上学校入学数学试题详解》一书,这是目前能够见到的早期大学入学数学试题集。学生魏庚人在读期间就能发表论文、出版书作,殊为不易。

经过从中师到高师、前后9年的专业历练,1925年7月,青年魏庚人以优异的成绩结束师范学业,开始了长达62年的数学教育生涯(1987年退休),其中前19年主要在中学当数学教师,积淀开创数学教育学科建设的经验基础,后43年主要在大学教学生怎样当数学教师,积极开创数学教育的学科建设。

1.1.2 十九年“中教”育人——杏坛积淀

1925年9月,魏庚人受聘到江苏第七师范学校任教(地点徐州),这是他从教的第一所学校。1927年9月,魏庚人调到北京西山温泉女子中学(北京中法大学附属中学),《数学游戏》一书是魏庚人这一时段的作品,儿童文学作家颜一烟是魏庚人这一时段的学生,颜一烟描写过1985年8月在北京北海公园的一次高龄“师生会”:一位八十多岁的老教授(魏庚人)与一群平均年龄七十一岁半的老学生(当年女子中学的十来岁学生)58年后的师生聚会,曾获《人民教育》杂志“红烛奖”。(见《人民教育》1987年第7,8期)

1929年9月,由恩师傅种孙先生推荐,魏庚人调到北京师范大学附中任教(当时称为北平师大附中),同时还在河北高中兼课。在北师大附中任教期间,魏庚人注重言传身教,教学认真负责,讲课条理清晰,教法生动灵活,语言科学通俗,板书工整美观,批改作业细致到错别字与标点符号,因而深受学生欢迎,被誉为“北平师大附中的四大金刚”之一。当时国内缺少合适的数学教材,教学之余,魏庚人与王鹤清、程廷熙合编了《初中算术教科书》,又与韩清波、李恩波合编了《高中立体几何教科书》,两书经过恩师傅种孙先生校订审阅,先后于1932年和1933年出版。

1937年“七七事变”后,魏庚人携全家迁往西安,先在西安临时大学高中部任教。次年5月,该校由西安迁往陕南城固,临时大学改名为国立西北联合大学,高中部改名为西北联合大学师范学院附中,城固曾修建200多间茅草房作为教室和男生宿舍。

1939年西北联合大学分为西北师范学院、西北大学等5所学校,魏庚人在西北师范学院任讲师,同时在西北师院附中兼课。1944年暑假,西北师范学院迁往兰州,魏庚人受聘留在西北大学担任副教授,讲授大学微积分等课程,从此再没到各类中学任教,结束了19年的中教生涯。

九年师范学习加上十九年中学教学实践,魏庚人积累了开拓中国数学教育学科建设的丰富经验,直接的中学任教虽然结束了,但他与中学数学教学难分难舍的教育情结,将以一种更高层次的形式继续它的教育人生。

1.2 两师大学科建设 发光热教育人生

抗战胜利后,魏庚人随西北大学由城固返回西安,并于1949年8月受聘为西北大学教授。1950年8月,应恩师傅种孙之邀,魏庚人回到母校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任教授,随后又任初等数学教研室主任,作为“中学数学教材教法”的专职教授,他参与了国内“教材教法”的许多“第一次”学术活动或组织建设。1958年9月,魏庚人教授又调回离别8年的西安,到新成立不久的陕西师范学院数学系当首任系主任;1960年,该校与西安师范学院合并为陕西师范大学,魏庚人教授继续担任数学系系主任,继续把数学教育学科建设工作撒向西北,扎根陕西前后共46年。

新中国数学教育的早期叫做“教材教法”,魏庚人教授作为中国教材教法的早期建设者,经历了新中国数学教育学科建设从无到有的初始阶段,历史赋予了魏庚人“开拓者”的使命,魏庚人也在两个师范大学承接起历史的担当,并将他个人的教育兴趣提升到国家的事业需要。

1.2.1 两师大学科建设——早期开拓

作为新中国数学教育学科建设的一个开拓者,魏庚人是国内第一位教学法教研室的主任、并首先开设国内教材教法课程和编写国内中学数学教学法讲义;是国内“教学法”的第一个专职教授,并且还是从1950到1980年三十年间,唯一一位“专职从事数学教学法”的教授;他还主持召开了首届全国师范学院数学教学法讨论会。更多的具体事实有:

事实1:1950年,受教育部的委托、北京师范大学承担了新中国第一部中学数学教学大纲的任务,傅种孙为小组领导,魏庚人参与了起草工作。在1951年的《中学数学科课程标准草案》中可以看到他是北师大三名作者(傅种孙、程廷熙、魏元雄)之一(其余作者为人民教育出版社的刘熏宇和12名中学教师)。

事实2:1952年,北京师范大学任命魏庚人为学校中苏友好协会主席,他努力学习俄语,积极配合苏联专家进行教改工作。从中,魏庚人也在教学计划、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及组织领导等方面,学到了许多苏联经验,他把苏联的教学法与二三十年代学过的英美式教学法进行对比,又结合自己二十多年的中国教学实践经验,努力找出三者之间的共同性和差异点,明确了哪些是可以借鉴的,哪些是应该抛弃的。在此基础上,他后来总结出适合我国数学教育实际情况的“三性、四法、五原则、六环节”课堂教学体系。“三性”是科学性、思想性、目的性;“四法”是讲解法、谈话法、问答法、练习法;“五原则”是直观性原则、系统性原则、量力性原则、自觉性原则、巩固性原则;“六环节”是组织教学、复习旧课、讲授新课、巩固所学、课程练习、布置作业。(参见文[2])

事实3:1953年,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正式设立数学教学法教研室,任命魏庚人为教研室主任(同时被聘为数学教学法教授),魏庚人教授不负使命,陆续编写过有关这个专业的讲义,1953年还出版了《代数补充讲义》书作。教学法课程除了课堂讲授之外,还有指导学生实习的任务,当时北师大实习要分散到十多所中学,一般都由魏庚人担任实习总领队,既要指导学生实习,又要指导实习学校的教师。实习中,如何备课、如何写教案、如何试讲、如何听课、如何评讲、如何写评语以及如何组织观摩教学等各个环节他都亲自指导。他的评课成为当时师生们热烈欢迎的一道靓丽风景。这个传统,魏庚人也带到了西北。

事实4:1954年7月,魏庚人教授在北京主持召开了首届全国师范学院数学教学法讨论会(图5),从此,全国各省市师范学院数学系逐渐开设“中学数学教材教法”课程,逐渐重视“教学法”课程的教学与研究工作。

(图5)

事实5:1955年,魏庚人教授与赵慈庚、钟善基、赵亮坚等同志赴长沙师范学院,召开师范院校理科课程教学大纲讨论会,制定了我国高等师范院校数学系数学教学法大纲及中学数学教学大纲。以这两个大纲为依据,魏庚人结合自己的教学实践,于1957年编写并付印了“中学数学教学法通论”讲义,缓解了当时教学法教材紧缺的燃眉之急。

事实6:1958年的7、8月间,魏庚人教授在北京四次参加中学数学教材座谈,并根据会上提出的意见写成了“中学数学教材将要怎样改变”的文章(参见文[1]P287-290),从“一般、代数、几何、三角”四个方面对全国中学数学教材的改革给出建议。

事实7:魏庚人教授担任陕西师范大学数学系主任期间,努力排除“极左”思潮的影响,重视师范院校的“学术性与师范性结合”,重视体现师范性的教学法课程、初等数学研究课程和教育实习环节。1959年发表的“如何分析一节课”(参见文[1]P291-295)从一个侧面反映魏庚人教授对教学指导的细致与重视。

事实8:1961年9月《高等学校暂行工作条例》(简称“高教60条”)出台,文件强调教学为主,尤其重视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的教学。响应这个文件,作为副理事长的魏庚人在陕西省数学会作了“加强中学数学基本知识与基本技能的几点意见”的报告(参见文[1]P296-306),详细讲解了“什么是基本知识,什么是基本训练,怎样来加强”(后来发表在《人民教育》1963年第8期上)。1962年7月,作为系主任的魏庚人又组织数学系各教研室教师就如何加强“双基”的问题进行研讨,制定了“基础训练规划(草案)”。同年9月又亲自制定“陕西师范大学数学系对教学方面的要求”,对教学进度、备课、讲课、课堂讨论、习题课、课外作业、实验、辅导、复习、了解学生、考查考试、补考与升留级共12个项目提出详细要求。

事实9:早在1950年6月魏庚人离开陕西赴北京之前,曾作为四个发起人之一,创建了“中国数学会西安分会”(即后来的陕西省数学会前身)。从北京返回西安后曾任陕西省数学会副理事长,1979年“文革”后,魏庚人教授被推举为陕西省数学会理事长,1980年省数学会机关刊物《数学学习》复刊(1954 年创刊),魏庚人教授被推举为主编;他还曾推动《中学数学教学参考》创刊,并应邀为一些复刊的数学教学刊物担任顾问或名誉主编。

……

1.2.2 发光热教育人生——广泛认同

魏庚人教授在北京陕西两地的上述工作,既丰富了魏庚人作为新中国数学教育学科建设先行者的教育人生,也得到了数学教育同行们的广泛认同,从而铸造了魏庚人作为新中国数学教育发展见证人的坚实身份。他是“中国教育学会数学教学研究会”的首任理事长,他率先开展中日数学教育国际交流,后来,还以《中国中学数学教育史》一书首开中国中学数学教育历史研究之先河。更多的具体事实有:

事实1:1979年,广西师大、北京师大、上海师大等全国13所高等师范院校总结各地的教学经验,起草了一套高等师范学校用的《中学数学教材教法》初稿,专请教学法元老魏庚人教授审阅,魏老仔细审阅了初稿,整理出几十条修改意见。1980年4月,教育部在广西师大主持召开了这套教材的审稿会,又专门聘请魏老做会议的顾问,安排在开幕式发言(参见文[1]P331-332)。与此同时,魏庚人对全国师专用《中学数学教材教法》的编写工作也进行指导,并为它的出版写了序言,说“《中学数学教材教法》《初等数学研究与教法》是高等师范院校数学系科的一门主课”(参见文[1]P334-335)。当时说“一门主课”实在如雷贯耳!如今,我国师范院校都有了自己编写的“数学教学论”或“数学教育学”等多本教材,魏老几十年的愿望得到了实现。

事实2:1982年3月,中国教育学会数学教学研究会成立,81岁高龄的魏庚人众望所归,被数学教育界推举为首任理事长(到1986年)。这是公众对他近60年数学教育工作的一种肯定,这是公众对他作为中国教材教法研究开创者的一次认定。随后,魏老以理事长身份开展中日之间数学教育的互访,这是当时尚还不多的国际学术交流活动。

(图6)

事实3:1982年10月,魏庚人邀请“中日数学教育学术交流会”的日方负责人、日本山梨大学教授横地清来陕西师范大学为我国数学教育研究者和中学数学教师作学术报告;同时,魏庚人也向国外积极介绍我国的数学教育情况,在1984年第1期的《日本数学教育学会志》杂志上发表文章《中国中学数学教育近况》。1985年4月魏庚人又邀请日本数学教育学会常任理事、日本国立教育研究所科学教育中心长泽立夫来西安给陕西数学教育界介绍日本数学教育的现状和动态。1985年8月,魏庚人以“中国教育学会数学教学研究会理事长”的身份,应邀参加了“日本数学教育学会第67次全国代表大会”(图7,右3为日本数学学会会长小川庄太郎),并作为嘉宾在开幕式第一个“致祝词”(图8),这是日本数学教育界对外宾的最高礼遇,也是日本数学教育历史上第一次请中国专家致祝词。这些活动,加强了中日数学教育的交流、加深了两国人民的友谊。

(图7)

(图8)

事实4:1985年9月10日的第一个教师节,迎来了魏庚人从教60周年纪念,中国教育学会数学教学研究会、北京师大城固附中校友会、以及魏庚人在北京师大和陕西师大的学生都来庆贺。魏庚人感概万千,说“我这一生,对师范教育的感情最深,兴趣最浓。”“教师的劳动是辛苦的,教师的工作是崇高的,教师的称号是光荣的。我要当一辈子教师的愿望达到了。”(从念“中师”时就萌生的愿望延续60多年,实现了!)


1987年9月,魏庚人以86岁的高龄退休,但实际是“退而不休”,他还在家里不时解答晚辈们提出的问题,他还参加数学教育专业硕士研究生的一些指导工作和论文答辩,他还整理史料“湖南时务学堂算学科的课程设置问题”和“算学丛刻社创业史”等文(分别见本刊1988年第4期和1989年第7期)。

事实5:1989年12月,全国高师数学教育研究会年会在上海举行,出于对魏庚人教授的敬仰,决定下一届(1991年)年会在西安举办。中国教育学会数学教学研究会也立即决定1991年的年会定在西安。两会联合在陕西师范大学共同庆贺魏庚人九十华诞,因此有本文开头所述的高级别、高层次盛会(可能还用得上形容词“空前”)。会前,国家教委副主任(曾任教育部党组书记、部长)何东昌发来贺信,表达了大家的共同心声:“庚人先生钧鉴:欣逢先生九旬寿诞,仅致以衷心地祝贺!先生致力于我国数学教育事业凡六十年,培养的学生遍及海内外,现虽九十高龄,仍热情关注我国数学教育事业的建设和发展,你这种献身我国数学教育事业的精神,堪称年轻一代教育工作者学习的楷模。衷心祝愿你健康长寿。何东昌1991年4月5日。”

确实,魏庚人教授“献毕生为育才,发光热至无穷”(宋健),确实,魏庚人教授“为人民教育事业而奋斗终生,对中国数学教育的开拓做出巨大贡献”(张承先)。

事实6:祝寿半年之后,1991年11月,魏老突发脑溢血,经抢救医治无效,于11月26日11时与世长辞。虽然魏庚人的身影和名字已经离开了数学的课堂和生活的视野,但他用自己正正堂堂的教育人生诠释了普通教师的崇高,他用自己勤勤恳恳的90年业绩弹唱着低调人生的壮歌(魏老有座右铭“正正堂堂做人,勤勤恳恳做工”)。可能,数学教育新生代见过魏庚人的已经为数不多,但仍然有两篇硕士论文“中国现代数学教育的先驱——魏庚人先生”(文[2]),“魏庚人数学教育贡献研究”(文[3])在研究这位德高望重、确实为中国数学教育事业鞠躬尽瘁的老人,本文的写作也参阅了他们的研究成果。


2、数学教育百年发展见证人的学科先贤

由上叙述事实不难看到,魏庚人教授作为一个学科先贤,他生命中的三个重要数字可以见证新中国数学教育的发展历史:62年的杏坛执教,75年的师范经历和90年的教育人生。

同时,这种见证还表现为他的著作,魏庚人一生的文章与书籍,遍及初高中数学的各个知识领域,并大多以教学中的实际问题作为编写依据;这些书作融进了魏庚人多年的教学经验、研究成果和治学之道,对于研究魏庚人的教育思想和当时的教育现状都有很高的参考价值。尤其是魏老主编的《中国中学数学教育史》,记录了从1862年至1949年间中国数学教育的翔实资料,从而把他的数学教育视野上推到十九世纪六十年代,更可体现他对数学教育百年发展的历史见证。

2.1 教材建设勤探索 笔耕不辍硕果丰

魏庚人是中国自编教材、自编教辅的一个早期探索者,主要成果出在20世纪30年代、50年代和80年代。

2.1.1 教材建设勤探索——敢为人先

如上所说,魏庚人的数学写作始于大学时代,论文《极大极小问题十五则》于1923年7月发表在《数理杂志》第四卷第二期上;1924年,魏庚人又与闫镇、刘泗滨合写了《历年国内专门以上学校入学数学试题详解》一书,它为研究我国20年代初叶的数学教学和考试情况,提供了有价值的资料。从教之初,于1928年出版了《数学游戏》一书,这是当时国内尚不多见的几本数学科普读物之一。更多的教材建设还有:

事实1:1929年,魏庚人在北京师范大学附中任教,当时的教材都是英文原版,常常要花高价从英、美、日等国购书,既慢又贵。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北师大附中的教师们集资成立了“北京师大附中算学丛刻社”,影印原版书籍、出版自编教材,这是我国当时“最早”的专门出版数学书籍的机构,它对我国数学教育的发展,提高我国数学水平有很大的贡献。出版的自编教材有初中算术、初中代数、初中平面几何、高中平面几何、高中立体几何、高中代数、高中平面三角、高中解析几何等12种。魏庚人出钱入股支持这项活动,并参与编写了其中的两本书,成为了中国自编教材的一个积极探索者。他与王鹤清、程廷熙合编的《初中算术教科书》(上下册)于1932年出版,他与韩清波、李恩波合编的《高中立体几何教科书》于1933年出版。作为中学数学教材,当时在全国颇有影响。

事实2:在我国自编数学教科书刚刚兴起的时期,魏庚人与其他几位先生“敢为人先”将多年的初等数学研究成果与自己丰富的教学实践经验融入教科书中,编写的《初级算术教科书》内容由简入繁,知识具体详尽,清晰直观,适合当时初一年级学生的实际水平;编写的《高中立体几何教科书》则以中国学生数学实际水平为依据,借鉴国外教科书之长处,体现严密的公理化体系,是当时我国较受欢迎的实用数学教科书。(参见文[3])

事实3:20世纪50年代,适合新中国的数学教材还比较欠缺,魏庚人在教学之余,于1953至1955年间编写了《代数补充讲义》,翻译了两本苏联著作《几何证题集》(巴瑞彬著)和《青年工人学习算术教学法。》(契克马列夫著),加强了数学教学中的教材建设。当中的《代数补充讲义》,以“补充”的方式对代数教科书中的难点给予解释,目的就是要打牢根基,巩固知识。这也是魏庚人重视“双基和三大能力”思想的体现,他明确指出:“为了提高中学数学的教学质量,首先应该加强基本知识与基本训练的教学”。

2.1.2 笔耕不辍硕果丰——雪中送炭

打倒“四人帮”之后,我国的教育事业迎来了“科学的春天”。1978年3月,国家相继召开“全国科学大会”和“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大大激发了教师们进行教学和科研的工作积极性,魏庚人教授也老当益壮、焕发出事业的青春。这段时间成为魏庚人继20世纪50年代之后,又一个事业的黄金时期:生活最稳定、工作最繁忙、情绪最高涨、成果最丰富。

事实1:从1977到1981年间,魏庚人教授在教学、行政工作之余,完成了《中学数学手册》(魏庚人,张德荣,1981)和《排列组合》(魏庚人,1982)两本书(参见图9)。他还积极倡导《中国中等数学文摘》的编辑工作,亲自为书作序(参见文[1]P338)。(已出版1980年辑,其他年段也已编辑好了,因故没能印刷)


(图9)

事实2:“文革”后的新编教材执行“删减、增加、渗透”六字方针,很多中学教师不适应“增加”的近代数学初步知识,也不适应“渗透”的基本数学思想,魏庚人“想一线教师所想”,组织陕师大数学系部分教师编写了《逻辑代数初步》《中学集合论》《中学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八本教学参考书,于1980至1983年间相继出版。这也是我国较早结合新教材编拟的“雪中送炭”教辅书。这些教学参考书根据当时的教学大纲和教材编成,主要是为了开拓读者思路、提高解题能力、弥补教材的不足,提升教学的质量。

事实3:1972年,陕西师大数学系在万马齐喑的“文革”期间率先创办国内第一家中学数学教学刊物——《中学数学教学参考》,就挂靠在以魏庚人教授为核心的陕西师大数学系初等数学教研室,魏庚人教授是刊物的给力推动者、学术顾问和积极撰稿人,从1972至1989年间魏庚人(也用笔名西畴)亲自写稿12篇。如今,这个刊物已经打造成国内发行量和人大报刊复印数均名列前茅的数学教学期刊,被许多中学教师誉为培育高级、特级、正高级教师的一个基地摇篮,也曾被学术评估机构认定为“核心”刊物。魏庚人所发表的数学及数学教育论文具有很强的实用性,不仅注重数学思想方法,还强调对实际问题的解决,发表在《数学通报》1966年第2期的“用数学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的一例”是个很好的注记。

事实4:1978年5月,“全国科学大会”不久,魏庚人只身到北京,为《中国中学数学教育史》收集资料,几经波折,于1985年完成初稿,1989年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后面再做详细介绍。

2.2 纵横数学教育史 笔墨留香赤子心

魏庚人教授主编的《中国中学数学教育史》,记录了中国数学教育从清末、北洋军阀、中华民国到新中国的百年画卷,从而把魏庚人的数学教育视野上推到十九世纪六十年代,更可体现他对数学教育百年发展的历史见证。

2.2.1 纵横数学教育史——艰辛力作

《中国中学数学教育史》是魏庚人一生中投入精力最多、编写时间最长的一部力作。早在“文革牛棚”中魏老就有编一部“中国中学数学教育史”的愿望,他曾对人说;“老一辈数学教育家已经相继谢世了,我国早期有关数学教育方面的情况如今就我知道的还稍多一些,如果再不整理记载下来,今后就更难办了。” 编写一部中国中学数学教育史成了他最大的心愿、也付出了最多的心血。

“文革”一结束后,魏庚人教授就风风火火着手资料收集工作,1978年5月,他只身来到北京,奔波于北京各大图书馆、故宫博物馆之间收集资料,连续劳累了三个月,加上气候炎热,他病倒了,最后只好由他的儿子去北京把他接回来。可一回到西安,他又着手整理资料、草拟提纲目录,终因人力不足,资料不全,而暂时搁下。

1981年,魏老以80高龄加入中国共产党之后,决心重启编写,既得到有关方面的支持,又约请了两位年轻的合作者加入(当年的学生李俊秀、高希尧,主要负责后半部分),工作进展较为顺利。正当编写进入全面展开的紧张阶段,他的夫人病重。魏庚人既要亲自照顾病人,又要学着料理家务。……不幸,夫人于1982年8月病故,他忍受着极度的悲痛,把全部时间和精力都傾注到编写这部数学教育史上。1985年终于完成初稿,几经修改,由人民教育出版社于1989年11月第1次印刷(图10)。

(图10)

这部著作,既是魏庚人教授克服重重困难挥笔写成的,也是魏庚人教授用经历和心意铸造的(文[2]曾说:大有“升天入地求之遍,上穷碧落下黄泉”的奋勇穷追精神)。著名数学家江泽涵教授在该书序言中写道;“我国早已有了很多数学史和教育史这两方面的书籍,但数学教育史这方面的书籍,按我看来,本书还是第一本。”“魏庚人同志是我国数学教育界的老同志,他毕生从事教书育人的工作。……本卷教育史有大半的年代是他亲自经历的,这样的老同志能主编这本历史是最合适的人选了。庚人同志概然以此重担为己任,年逾古稀,不辞辛苦,仆仆风尘往返京陕各地收集资料,主持编写,这件事正表示了一个老知识分子的赤子之心。”

1990年,该书被评为“全国优秀教育类图书”,江泽涵教授在“庆祝魏庚人教授九十寿诞”一文中说“此奖是为九十寿辰暖寿了”。

2.2.2 笔墨留香赤子心——影响重大

《中国中学数学教育史》是魏庚人一生中学术贡献最多、影响后世最大的一部力作。此书通过对第一手资料的搜集,梳理了自1862年至1949年间数学教育的变迁与发展史实,对各个时期的教育宗旨、教育制度,中学数学课程标准、课程内容,中学数学教科书、教学参考书,中学数学教育期刊及相关论文,各类学校的入学试题,近代数学家,还有中学生发表在《学生》杂志上的论文等都进行了客观详尽的介绍,内容非常丰富、资料十分宝贵。作为中国第一本有关中学数学教育方面系统研究的史书,对于后世数学教育相关文献的编写影响重大。据文[3]统计“在中国知网可查数据中,有588篇文献以《中国中学数学教育史》作为参考文献,其中专门研究中学数学教科书的博士论文有4篇,……硕士论文有11篇,可以说凡是有关数学教育研究,都离不开该书”。《中国中学数学教育史》出版以来已经成为数学教育史学研究者的必读书,己经成为研究中国学制史,研究中国数学教育课程史、教材史、期刊史、考试史等课题的重要参考资料。说填补了我国在这一领域的空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并不为过。


3、结束语

由上面的生平与事业介绍可以看到,魏庚人教授与20 世纪同生、与20世纪同行,其90年的人生,就是为教育、为师范而鞠躬尽瘁的人生。他的主要工作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做的,一个黄金时期是在20世纪50年代年富力强之际,另一个黄金时期是在20世纪80年代古稀耄耋之时。这些工作突出说明他是新中国数学教育学科建设的一个功勋开拓者,他是中国数学教育百年发展的一个历史见证人。

21世纪的中国数学教育已经发展到培养“核心素养”、实现“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新阶段,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比上一世纪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魏庚人教育思想的合理内核并没有被淘汰(魏老生前重视启发式教学,重视因材施教,重视教育实习环节,重视教书育人、为人师表等依然有合理性),有的还作为他的教育理想被实现了(如数学教育的学科建设超出了魏老的生前想象),有的则作为教育发展的阶段被升华,比如“双基”已经发展为“四基”了(数学基础知识、基本技能、基本思想、基本活动经验),“三大能力”也增加了“从数学角度发现和提出问题的能力、分析和解决问題的能力”、并提升到“数学核心素养”了,但是数学核心素养的教学依然要以数学知识为基础,源于知识又超越知识。

我们纪念魏庚人教授诞辰120周年,弘扬他忠诚教育事业,为国育才的精神,希望能激励新生代的数学教育工作者,继承数学教育的神圣事业,并为它的发展与光荣而努力奋斗。

(感谢张友余老师提供资料支持)


关闭